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長篇連載>>《麒麟皮下的馬腳——話說<話說周氏兄弟>及其他》>>正文
八、從《話說周氏兄弟》看錢“語言”
2013-03-07 15:23:14
作者:馮壯波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論壇 【收藏】 E-mail推薦:

    錢理群先生是個中文教授,注重“語言”是很自然的。這大概與他學習與教授的專業有關。否則,在《話說周氏兄弟》中就不會對“毛語言”有那么多的常人不太注意的分析,就不會有那么多的讓我這個僅僅具有中學文化程度的凡人感到莫名其妙的高談闊論。但是,錢教授或著書立說或講演,做的是什么論?從他關于“策論”的那番議論看,他當然不會認為自己做的也是“策論”。不過,當我看了錢教授的書,看了錢教授那番關于“策論”的議論,琢磨來琢磨去,他那番議論好像就是對著自己發的似的,只是當事者迷而不自覺。正如他極力反對“毛語言”常用“我們如何如何”并不影響他自己也“我們如何如何”一樣,他厭惡“策論”,卻又不得不做“策論”以對付“毛語言”。根據錢教授所提供的“策論”的特征觀察,在他的書中并沒有少議論當前政治,也沒有少做“翻案”文章,毛澤東這么說,他要那么說。他說“毛的思想”是假“異端”,那么,他這個毛的異端卻是貨真價實的異端了,“錢的思想”自然就是批判“毛的思想”,解放“我們中國人”的精神武器了。但是,我還看到,錢教授在書中并不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違反常識的“胡說八道”,還應該再加上個“嘩眾取寵”。只是,他不知道他是在給誰獻策。肯定不是共產黨,或許是給“我們中國人”。他用的是什么“語言”?對于我這個沒有讀過大學的人,讀名牌大學的名教授的書,是有些費勁。主要是,很難弄明白,為什么那么多的常識性錯誤隨處可見?難道教授是真的不懂得常識嗎?不!如果這樣看一個教授,顯然是對于“教授”這個職稱的褻瀆。如果要是退回三十,不!或許是四十年,我是絕對不敢懷疑教授會有什么錯誤。那時,我以為教授是不同凡響的無所不知的人。在由學者教授編寫的課本上,沒有見過錢教授那樣的“語言”錯誤。或許是這年頭的教授非那年頭的教授。我也不大愛讀課外書,即使偶爾讀一點,也是一目十行,過目即忘,不會發現問題,也沒有想過書上寫的會有錯兒。即使是有懷疑,也不會有勇氣和膽量寫出來,不要說對教授,即使是對老師,也不敢在他們的學問方面說三道四。這或許是有些“奴性”,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奴性”,并不是老師或者說是知識分子帶出來的。其中的一個原因,恐怕是因為無知而自卑。畢竟,那時候很年輕,或者說很年幼,連很多常識都不知道。例如,在語文中的許多語法就說不清楚,連“造句”都吃力。那點知識,怎敢在教授面前賣弄?再說,那個年代,只知道有“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這句話,并不知道“無知者”還能“無畏”。也沒有“無知者無畏”那樣的觀念和心態。

    要說起來,也是時代不同了。我也可以對教授說不了。這是不是擺脫了“奴性”的束縛,我一時還不能確定。我想,我還沒有做教授的奴隸的資格。因此,沒有機會在錢教授面前顯示“奴性”,也就不能以“覺悟”以反“奴性”自居。我對教授說不,是一種什么行為,只能由別人去議論。

    什么是語言?這是個既好回答,又不好回答清楚和準確的問題。

    常言道,人有人言,獸有獸語。如果這樣的看問題,那么,也就是說,語言并不是只有人類才具有。不同的是,教育發展到現在,人類能夠把不同種族、民族的語言翻譯成本民族的語言,科學發展到今天,還不能準確地破譯獸語。因而認為禽獸不會說話。人為了表示自己與禽獸的區別,常常把自己的表達語言的方式將做“說”,說出來的叫做“話”,那“話”,就是語言。不會說話,叫“失語”。把禽獸表達語言的方式叫做“吼”、“嚎”或者“叫”。我養狗的經驗告訴我,狗是不會亂叫的。它的叫,與人的說一樣,是想表達一定的意思的,時間長了,它也能夠聽“懂”人的“語言”,雖然是簡單的。

    語,形聲字。從言,吾聲。本義是談論,議論,辯論。
    語,論也。——《說文》
    語,言也。——《廣雅》
    話,言也。——《爾雅•釋詁》
    言,本義是說,說話。
    言語,說出來的話。或者說出來的詞。有的地方,現在還把說話叫“言語”。

    現代漢語認為:

    語言:用以表達情意的聲音。是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工具。它跟思想有密切關系,是人類區別于其他動物的本質特征。

    語言與文字密不可分。

    文字:記錄語言的符號,如漢字、拉丁字母。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在“瑯琊山刻石”中才第一次把文字叫做字。對于文章,也有稱為文字的。

    人類的語言,大概經歷了從單音節到雙音節,從單字、單詞到詞句的過程。也經歷了從口頭語言到書面語言的過程。書面語言的產生和應用,是很晚的事情。從已經知道的中國最古老的文字中,可以做出這樣的判斷。文字產生的歷史不過幾千年,而人類的歷史卻在百萬年以上。特別是以書面語言為業,為謀生的手段,為崇高的、體面的職業,是更晚的事。從業的人員與數以千萬的國人相比,更是少而又少。在中國,雖然出了不少的文人學士,但是,卻少有專職的文學家和詩人。即使被現在的人們稱為史家的如司馬遷等大家,他們首先是官,有的甚至是大官。他們用文字記錄人與事,表達情感。

    既然語言是用以表達情意的聲音,文字是記錄語言的符號,那么,從理論上說,凡是能夠清楚、明確地表達意思和情意的人,都可以做文章。有人雖不能寫,卻頭腦清楚、思路敏捷,很能說,能夠出口成章,他們說出來的話,被記錄下來,就是文章。最典型的就是孔夫子。他“述而不作”,那著名的《論語》,就是他說出來的,雖說思想深刻,言簡意賅,但是,實在看不出其“語言”有什么特色,有什么文采。大概因為那是說出來的,因此也沒有聽說過有什么“孔丘筆法”。只見有學子繼承與闡釋其思想,不見有習其“筆法”者。看來,是不是思想家,與是不是形成了自己的“筆法”與“語言”沒有什么關系,思想不能以“語言”分高低。不同的“筆法”和“語言”可以表達相同的思想。相同的“筆法”和“語言”也可以表達不同的思想。有的人之所以不能做文章,一方面的原因為文字與語言在形式上相脫離,因而,成為一門獨立的知識,只有通過專門學習才能夠掌握。而漢字繁難而不易學,學文化常常與生產勞動相矛盾,這限制了普通人的學習和掌握。作文畢竟不是說話。因此,話,人人會說,卻不能說人人會作文,能作文。中國文字悠久而文盲多多。如今,文化普及的程度越來越高,能說而又能寫的人也越來越多。

    即使是精通文字的大師,也不是對誰都有情有意。愈是文學修養高的,感情或許就愈熱烈,愛憎就愈分明、愈強烈,他們的作品就愈具有感染力,就愈能打動人。由于他們的“情意”不同,或者在面對不同的人和事的時候,產生的情意不同,寫出來的文字,做出來的文章也就不同,因此,只能與不同的人產生共鳴。不同的人,甚至用不同的形式表達相同或者相似的情意。如有的用詩,有的用散文,有的用小說等。有的直白,有的婉轉。有的粗俗,有的文雅。

     就是同是寫詩,同是作文,在遵守共同的語法規則,運用相同的概念,寫出的詩,做出的文章,常常給人們以不同的感覺。唐代詩人杜甫在《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中則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詩句。因此,大凡文人,若以文為生,以文傳人,以文影響人,都想把自己的文章在語言上做的有些特色。

    古人有“文如其人”的說法,形容某人的文章風格與其人的品性、脾氣類似,說明其人之文有其個性特征。而有的人,作文是一回事,做人是另外的一回事。說一套,做一套。想一套,寫的是另外的一套。或許根本就沒有自己的一套,不過是只寫胡編亂造或者東拼西湊的應景之作。這樣的作者,但愿目的或許就一個,用書稿換飯吃,換好飯吃。看他們不同時期的作品,“筆法”與“語言”雖然一而貫之,但是卻宛如兩人。這樣的事,多活幾歲的人,恐怕每個人都遇見過。他們不是與時俱進,而是與時俱變。錢教授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看一看他1962年1月1日寫的《魯迅與毛澤東》,(錢理群:《走進當代的魯迅》)再看一看1997年的《話說周氏兄弟》,毛澤東還是那個毛澤東,錢理群還是那個錢理群,不同的是,毛澤東已經作古,錢理群還活著,并由普通中學老師變成了名牌大學教授。時間跨越了三十余年,錢教授三十年在河東,三十年在河西。如果要是長壽,不知道再過三十年,他是在河東,還是在河西。因此,我不敢以錢教授其文而判斷其人。

    但是,一個人,要把文章寫出特色來,并不是容易的。能夠有自己語言特色的文章,大概都會在文壇上占有一席之地。那些在思想上、藝術上、風格上沒有特色的文章,都已經被淹沒在了浩瀚的文海之中。胡適先生在《文學改革芻議》中說過“文學皆以有思想而貧貴。”從這個意義上說,那些有思想的文章,是珍貴的,不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被人們遺忘。那些承載著珍貴思想的文章,將會伴隨著那思想而留傳。這種文章,自然成為研究的對象。這種文章,從藝術的角度、“純學術”的角度看,未必被一些人認為是好“文章”。像魯迅的文章,有的人就認為不大好。據說,現在的中學生就怕讀魯迅,不知道這是真是假,還是通過這樣的輿論影響中學生,為在中學課本中剔除魯迅的文章制造輿論。

    現在,我把錢教授的文章,當然不是全部,目前只是《話說周氏兄弟》的一部分作為“研究”對象,并不是因為他的“文章”有什么特別之處,或者說有什么好,而是因為他思想的價值。這種價值在于他是代表“我們中國人”的一種社會思潮。對于這種思想,僅僅說不是很不夠。不僅要分析其思想,指出其思想上的問題,而且,還要分析其思想存在的形式。這種形式,在我看來,就是他的語言。

    那么,錢教授的“語言”有什么特色呢?回答這個問題,對我很困難,卻又不能回避,也不能憑空想象,信口胡說,只能到他的書去尋找。雖然在拙作中已經有所表述,但是,仍然想作為一個專門問題探討,比較集中地簡要地說明一下,以在加深對于“錢的思想”的理解的同時,也加深一下對于錢“語言”、“錢的思維方式”的印象。

|<< << < 1 2 3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九、“魯迅筆法”
·下一篇:七、錢教授筆下的“毛語言”
·一、從《話說周氏兄弟》說起
·二、革命:教人死(上)
·二、革命:教人死(下)
·三、聽教授說“大同世界夢”與魯迅《聽說夢》
·四、借說“圣人夢”罵“圣人”
·五、改造國民性與對人的改造
·六、魯迅的骨頭是怎么硬的(上)
·六、魯迅的骨頭是怎么硬的(下)
·七、錢教授筆下的“毛語言”
·九、“魯迅筆法”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紅色旅游網特稿”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紅色旅游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紅色旅游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將軍胸懷 書寫天下——鑒賞趙勇田珍藏的中國人
耿仲琳向“辭典”說不
耿仲琳:耿仲琳向“辭典”說不
十八大提出要重視“智庫建設”
努力推進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探索
韶山毛澤東圖書館
紅色文化與中國夢
黎榮華:樹碑昭英烈 存史啟后人
特稿:樹碑昭英烈 存史啟后人
黎榮華:永遠的老兵
習仲勛會見原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
解放軍厚葬名將張靈甫(組圖)
特稿: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毛澤東稱習仲勛:“你比諸葛亮還厲害”
特稿:李訥、張玉鳳等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來到毛
毛主席“粗話”欣賞
習仲勛與兒子近平、遠平
毛主席語錄
習仲勛生平年表
特稿:毛遠新出現在邵華遺體告別儀式上(圖)
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來到紀念堂懷念老人家(組圖)
特稿:首都各界隆重紀念毛主席誕辰116周年活動在京
9月9,李訥、毛新宇等來到毛主席紀念堂(組圖)
特稿:李訥、張玉鳳等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來
特稿:參加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集錦(組圖)
特稿: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
特稿:華國鋒年年到紀念堂瞻仰毛主席遺容(組圖)
紀念毛主席誕辰114周年 原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來到
特稿:毛遠新出現在邵華遺體告別儀式上(圖)
特稿:邵華遺體告別儀式(組圖)
 
中 國 紅 色 旅 游 網 版 權 所 有,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768瀏覽本站,16位以上顏色,IE5.5以上版本瀏覽器
冀ICP備05003408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广东快乐10分外围